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子钟啸

⊙ o ⊙ 思梦想、看《梦争》 ⊙ o ⊙

 
 
 

日志

 
 

【生活日记】病床上的日记(十四)  

2010-04-19 11:20:11|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夜,

    应该是个不眠之夜,

    可我累了,实在太累了。

    晚上坐了一夜的火车,白天接着就正常参加了工作。

   临时住进的是一间仓库,成群的蚊子象轰炸机一样在身上不停地盘旋,稍不留意,身上就会鼓起一个大包。

   由于不了解情况,我没有带蚊账,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本来是要甜甜地想想妻子和亲爱的儿子的,可很快我就睡着了,在炎热的夏夜,我是穿着外衣睡的,可第二天起床,身上依然被蚊子叮咬了一片疙瘩。

    第二天上午,我的上司安排我到俱乐部卸文体器材,然后再打扫俱乐部库房的卫生,并说公差已经找好了,是门卫的同志。

   我跑步来到俱乐部,整个现场没有一个人听我的指挥,我知道,在他们心里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一名机关干部,甚至还比不上一名新同志。昨天站岗的那两个同志就在其中,不屑一顾地听着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带队的是一位老同志,我一个劲地和他套近乎,几次拿出自己的香烟,准备为他点上,可他非常傲慢地摆摆手,我尴尬地站在一旁,车上的器材卸完了,那位带队的把手一挥,公差全部撤回了。

   我站在一旁连忙喊道:“还没打扫卫生,不能走。”可现场没有一个人理会我的喊话,我傻傻地站着,望着大家离去的背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有困难能吓倒我,我脱去衣服,自己一个人干了起来,整整一上午,我挥汗如雨,把俱乐部库房的卫生彻底地打扫干净。等我满身疲惫地回到办公室,刚要下班到饭堂吃饭,上司叫住了我,说我一上午的时间,就干了那么一点工作,工作效率太低了。

   我解释说公差都回去了,上司又批评我身为一名机关干部,应该会协调工作,公差都要好了,自己还用不好,协调能力也太差了。

   我连连向上司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知道自己只有认错的权力,最后上司给门卫打了个电话,批评了一顿,此时,我的心里似乎有了一丝的安慰。

   可就在我吃完午饭,经过门岗的时候,门卫突然拦住了我,问我怎么着装不整?我知道哨兵是生了我的气,因为上午的公差中就有他,我解释说刚收拾完卫生,哨兵严肃地说,下午让领导去管理部门办一个临时的进出证。

   我说一定照办,哨兵又严肃地说:“下次注意。”我连忙说:“一定注意。”

   可下午上班,当我告诉上司要办证件的时候,我又挨了一顿批,领导说:“办什么证?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也不是老百姓,真不知你这个机关干部是咋当的,简直就是个小学生。”我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把这个文件给我打出来,明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我要用。”上司随手递给我一份手稿。

   走出上司的办公室,我直发呆,可就是发呆,也要找一个地方不能被人看见,最后还是跑进了厕所。

   蹲在厕所里,我苦苦地想着对策。其实,打份文件,并不是件难事,难就难在我不会打字,而且时间也来不及了。

   在原单位的时候,我们单位的机关配有打字员,我开颅手术后,左手不灵活,练习打字临时耽搁了下来,加上最近一年,一连串的事情,自己根本顾不上练习打字,可眼前马上就要用,我还没有理由向别人解释,因为我是来接爱考察的,我不会就说明我不合格,我是要同八位同事竞争上岗,我不能说自己不行,而且要尽全力来证明自己确实是行。

   最后,我来到同事李干事身旁,悄悄说:头儿有份文件要急用,自己打字的速度不是太快,请他帮忙打一下,我和他换工,我替他整理时事政治题,并保证明天早上班前一定完成任务。

   我知道,李干事是不愿意和我换工的,因为我们是竞争对手,他不想我比他强,可是谁都明白,他两个小时的打字,我就要加班一夜,这是个便宜的买卖。

   第一个危机,我就这样度过了,紧接着,在别人不知晓的情况下,我牺牲半个月的睡眠时间,突击自学了简单的五笔输入法和文档编辑处理,顺利地度过了这一关。

   其实,我时时刻刻都是如履薄冰,时时刻刻都经受着考验。在接受考察的半年时间里,我几乎没有专门的睡眠时间,一连一个月都没有专门回一趟宿舍睡觉,我把这次考察,当作了一次攻艰战、一次肉搏战!

   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到新单位报到的,离那一年的“八一”建军节不到十天的时间,当时单位和地方两个文化单位都排练好了文艺节目,可突然相声演员有事,这个节目上不了了,临时少了一个文字节目,上司焦急中把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

   “你手头有没有现成的演员,可以去请来。”

   “有,可以联系,其实我就随演出队演出过。”

   “真的,上司很吃惊,你表演什么节目?”

   “我自己创作的诗朗诵《故乡恋》。”

   “可以试一试,要是行,你就上。”

    就在办公室,我当着全科人员的面,朗诵了那首我自创的诗歌。这首诗歌,我在不同的场合朗诵过它,每次都是用自己的心声真情地诉说,所以,我当场羸得了一片掌声,也被正式确定为替补节目。

   就这样,我争取到了一次难得的机会,这不是偶然的,因为这么多年,我一直坚信生活里,其实并不相信眼泪,人们并没有时间去关注你,有如何苦难的身世,只想知道你能不能战胜困难和挫折,走上成功之路。

   生活中,人有强弱之分,强者之强不在于他遇到了多少困难,而是看他战胜了多少困难。

   还记得我当兵要离开家的时候,到镇上的大姐家去告别。大姐要我上供销社去帮助她买点东西,我支吾了半天不敢去。那时供销社的售货员大多是年轻的女同志,我怕她们,如同怕那个说我脚臭的女同桌一样。

  记忆中,我没有怕过男孩,小时候,几个小伙伴打我,我也从来没有过什么畏惧,有时脑袋在地上蹭出血口子,我在地上抓把灰,抹上后继续战斗,我不怕疼,我也从不害怕对方的强大。

   可我怕女人,以至于见面就语无伦次,脸红到脖子根,一直等到上小学的外甥放学回家,才让他们帮忙买回了东西。

  于是,大姐就流着泪说:“连东西都不敢买的人,怎么到那么远的东北去当兵?”

   其实,大姐一直在为我担心,还是在我读初三的时候,学校食堂有个工人的孩子结婚,要我给大姐打一个电话。第二天上午放了学,我跑到了食品营业所,那时的电话不能直拨,要通过总机转,营业所的同志认识我,都是大姐夫的同事,我也在大姐家生活过半年。

   我红着脸,向那位营业员说了一大堆的原由,紧张得连我自己也没听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

   那位女营业员叫婷婷,人长得很漂亮,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多,但我却不敢和她说一句话。

   她把电话拿给了我,又专心地忙自己的工作,我拿起电话,刚听到接线员的一声问候,我就一口气把准备好的话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我是虎子,我找我大姐夫,让他告诉我大姐,食堂的李师傅的儿子后天结婚,他们是不是来一趟,如果来……”

   说完话我就把电话一挂,头也不敢回地走了,可接线员根本就还没有把电话接过去,后来我打电话的事传到了大姐的耳中,大姐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就是在大姐的叹气声中,我走向了外地。

   在外地过第一个春节,为了让大家不想家,部队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其中文艺演出是必不可少的。当时团里有四个新兵教导营,每个营有四个教导连,团里要求以营为单位排练文艺节目,团再从中选调。

   我所在的四营把排练节目的任务,交给了十四连指导员,指导员通知各个连队向他推荐文艺骨干。那时我在教导十五连,连里根本没有考虑我,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长。那个时候,想成才是大家共同的愿望,在新兵特长调查的时候,有个战士填的是音乐,指导员让他唱支歌,他回答说自己只爱听歌,但不会唱歌。

   业余时间,我根据新兵们唠嗑的内容编写了一段相声:《想对象》,是利用站夜岗时间想出来的。连里有位同乡战友叫吴云,会吉它弹唱,因为他是带着吉它入伍的很显眼,所以连里很快就发现了他这个文艺骨干。

   我求他把我写的作品带给指导员看看,我只想让大家知道我关注了文艺节目排练就行了,他说自己不敢,指导员的官太大了。

   那时候,在我们的眼里,军训的班长就已经是很大的官了,后来我把从家里带来的几盒烟塞给了老乡。

   那烟本来是村长教我给班长,好让班长训练的时候照顾一下我的,可一直轮不上我给,班里有十六个人,家庭条件好的很多,好烟也很多。

   老乡终于答应我去试一下,我高兴得一夜没合上眼,更让我吃惊的是,两天后,王指导员让我去见他,我的心七上八下的,心想是不是自己要挨批评了。

   在老乡的带路下,我来到了王指导员的门前,喊了一声报告,在听到进来的回答后,我胆怯地挪了进去。

   “你就是写相声的那位新战士吗?”指导员边吃着通信员打回来的早餐边问道。

   “是!”我回答道。

   “你怎么长得这么丑?”指导员的说话很直,搞得我一点也没有思想准备。

   “我……我……我”是啊,我也一直纳闷着这个问题。

   “行,说相声还是丑点好,有点特点,就由你与孙那位战士一起来演出,你去排练吧!”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来的,我只知道自己根本不敢向指导员解释,自己从来就没上过舞台,自己甚至不敢当众说话,更根本不敢说。

   我怕,我真的是怕,一害怕自己的腿就直打颤。剧本是我自己想出来的,里面有哭有笑,有唱有跳,那只是我想的,我想的是由会演出的演员来演的。

   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对着镜子狠狠地抽了自己两耳光,打得很重,嘴角都流出了血。

   我指着镜子中的自己狠狠地骂道:“你这个混蛋,你不是想成功吗,怎么成功来了,反而不敢要?”

  在排练节目,审查节目的那段日子里,我挨了自己许多耳光,直到最后演出成功了,我才开心地笑了,因为我知道我原来也会演出。

   这次我又要演出了,第一次从深山沟走到了大城市,与专业演出人员同台演出,可是我不怕,因为我从风雨中走来,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八一”那天,我依然是忙得团团转,因为是在广场上搞晚会,会场许多工作都是由我们自己来保障的,我只是一个替补演员,不一定上,所以别人或许已忘记了我演出这回事。

   我把伴奏带放进自己的口袋,依旧忙于会场的保障,浑身衣服湿透了几遍。吃晚饭的时候,我还要负责接待相关工作人员的就餐,虽然离开演只有两个小时,我还不得已,陪客人喝了几杯啤酒。

   演出开始了,观看的有许多的群众,演出单位演出的节目很有水平,主持人临时把一台晚会,以对抗竞赛的形式主持起来,节目的现场显得十分活跃,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司跑到了我的身后:

   “准备上节目,就那个诗朗诵。”

   我来不及多想,急冲冲地被推上了舞台。

   我没有化妆,连被汗水浸透的衣服也来不及更换。

   站在舞台上,我稳定了情绪,随着音乐的响起,我进入了思念故乡的梦境。

   故乡留给我太多的故事,

   故乡留给我太多的牵挂,

   多少次生死离别,

   如今我依然四海飘泊……

   我流泪了,是那样真诚,那样的动人。

   我演出的节目收到了意外的效果,现场不少领导询问我是哪个单位的,上司立即上前回答,是来接受考察的,领导点了点头。我知道如果我一时出了丑,得到的回答依然是:“这是位接受考察的干部,只是结果可能就大不一样了。

  我开局应该说很不错,但仅仅是开局,后面的路还很长,很艰难,能不能过好这个关卡,还是个未知数,我的心情很沉重,象压着一块巨石,异常的沉重。

      欢迎朋友们点击下面网址阅读我创作的灵异小说《梦争》

                           http://1451336.qidian.com

  评论这张
 
阅读(94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