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子钟啸

⊙ o ⊙ 思梦想、看《梦争》 ⊙ o ⊙

 
 
 

日志

 
 

【生活日记】病床上的日记(十八)  

2010-04-19 16:12:55|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秋,

    学名叫苏秋,

    初次见到她是在一九九三年秋天,

    秋收的季节,也是农忙的时节,

    每到这个时候,

    我们都要到扶贫户家中帮助劳动。

    那天,我把干活的同事们直接领到了地里,自己跑到大娘家中,告诉她们烧点开水送过去。

    推开院门,我径直走进那个低矮的土屋。

    来到屋子里我正准备打招呼,却一下愣住了。

    只见一个少女,穿着一身洁白的运动服,披肩的秀发,很艺术地披着,我不敢看她脸,一时紧张得竟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一个劲地叫起了老大娘。

    老大娘答应着,从仓房里快步走了进来。

    “哎哟,是虎子,好些日子没见你了?这是我的老闺女,刚从她三姐家回来,这是部队的虎子,你们认识一下......”

     王大娘的言语显得很忙乱。

     “你好。”小秋显得有些腼腆。

     “你好,你好......你们能不能烧点开水,送到地里,我们有不少战友在帮助收玉米。”

     我一时竟显得语无伦次。

     在山沟里很少能见到女性,单位违反规定,私自特招了十几个女文艺兵,整个单位视为了女神,平时能有机会说上几句话,就是在山沟里最值得回味的事情。

   记得那时文艺队里有个打架子鼓的女演员,新兵集训结束时,业余文艺队演出了一台节目,那个女演员在台上披着长发,打着架子鼓,战士们一直张大了嘴痴痴地看着,连鼓掌都忘记了。

    那年老同志回转的时候,有个老同志提出了一个令领导意想不到的要求,想握一下那个打架子鼓女演员的手,我知道他一定是在深山沟里三年,想了三年。

   单位领导很人性,要求机关组织了一场联欢会,专门让回转老同志和文艺队的女演员参加。从那时起每到老同志回转,组织女演员和女家属为老同志送温暖就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山沟里的男人们也可以圆了自己的梦。  

   调到机关后,与文艺队的女兵见面的机会就多了起来,可我却发现同事们心中的女神们,并不是那么的让人着迷,每逢开会提到她们,领导甚至被她们气得七窍生烟。

    那天,主任发了一通火,决定到女演员的宿舍开个现场会,我们走进女演员的宿舍,纷纷闭紧了嘴巴,屋里成堆的脏衣服、满地的鞋袜,桌子上散落的剩饭剩菜都长了毛。

   为此,主任说他们就是农民工,找不出一点演员的味道。女演员们哭了,她们不愿意当众出她们的丑,我终于明白,舞台上的女兵和现实中的她们根本不是一回事,可那些山沟里的同事们,依然把她们当作心中的女神,依然为她们纺织着一个个美梦......

   小秋,虽然不是我心中的女神,但我一直觉得她是山沟里的金凤凰,不仅人长得清秀美丽,而且生着一双勤劳的双手。

   那一年的秋收很难忘,同事们在劳动中显得十分买力。有的同事因为第二天没有轮派他去参加劳动,甚至哭起了鼻子,我知道这里面都有小秋的作用,小秋其实并不健谈,但只要她在劳动现场一出现,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很长一段日子里,我觉得王大娘一直有意创造条件,让我和小秋单独在一起,每当这个时候,小秋总是红着脸,低着头,我总是找着各种理由走开,我猜出了她们的心事,可我真的不能伤害小秋,影响小秋的幸福。

   终于有一天,王大娘要我帮助给她念一封信。信是她三女儿和三女婿写来的。

  “爷爷也说虎子这个后生不错,心肠好,是块过日子的料,希望小秋能如愿一场......”

   信念完了我却低下了头。

  “你是不是没看上我家小秋?”大娘见我长时间不说话急切地问。

  “不,我从来没有考虑这事情,我没有爹妈,是跟着哥嫂长大的,我几乎一无所有......”

  “小秋不嫌弃你,等农闲了,在旁边给你们接两间土房子......”

  “我们单位不允许在驻地找对象。”

  “小秋说她可以等,一直等到你回转了再结婚。”

  “大娘,你这不是毁了小秋的生活吗?我也会为此背上很大的压力的,小秋那么好的条件,她完全可以找个好婆家的......”

   我和大娘争论了很长时间,我知道大娘的意思其实就代表着小秋,所以这番争论显得那样痛苦和无奈。

   转眼又是一年的秋天,我和同事们又帮着王大娘家收玉米。大家一边干活一边拉着家常。

   王大娘自然讲起了我,说我是苦命的孩,从小没了爹没妈,她就把我当儿子一样疼。

  “那就干脆认他做您的干儿子得了。”一旁劳动的俱乐部老班长连忙提议说。

  “我一个穷老太婆,不知人家能不能看上?”

  “我愿意!”我一旁接上了话茬。

   就这样,要好的几个同事跑到小镇上买来一些食品,晚上我们就在大娘家集体吃了一整顿饭。

   吃饭前,举行了简单的仪式,我给大娘端了一杯茶,点了一支烟,叫了一声妈。

   大娘给我的腰间系了一条红腰带,用红纸包了一百元钱给了我。

   简单的仪式进行完毕,我一时间觉得从没有过的轻松。

   我清楚成了儿子,就预示着再不能成为女婿,小秋也许就该解放了。

   大家纷纷向大娘和我敬酒表示祝贺。

   按照年龄,我在儿子中摆行老四。

   谁也没想有注意,小秋把大半瓶白酒倒进碗里,手捧着酒碗来到我面前。

  “四哥,我祝贺你。”说完一饮而进。

   家里人都没有阻拦她,他们知道小秋的心情,只有几个不知情的战友惊奇过后,还一个劲地夸小秋是海量。

   可他们哪里知道,那碗酒喝下去以后,小秋就醉得不醒人世,眼角整整流了一夜的眼泪。

   时间不长,小秋又一次离家外出了,是跟着那个离了婚的二姐出去的,我不止一次地提醒过干妈,说小秋是个好姑娘,千万不能让她学坏了......

   干妈每次都显得无可奈何,小秋这孩子变了,也不知是为什么,她变得让人担心起来。

   过春节了,小秋和二姐回家了,二姐在外边又处了个对象,听说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

   我很讨厌二姐的那个所谓的对象,因为他说的每句话,所做的每个动作,都让人感觉是在舞台上演戏。

   可小秋却当着我的面,让这个男人为她疏理那头秀发,还在嘴上叼起了香烟。

   干妈一旁焦急地说着:“这是怎么得了,这都是怎么得了!”

   “四哥,你也来抽一支,外国烟。”小秋若无其事地递过来一支。

   我愤怒了,第一次冲她发这么大的火,狠狠地把烟摔在地上,用脚使劲碾碎了:

  “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人生不是做游戏......”

   不知是哪来的火气,我近乎于痛骂了她一顿。

   小秋并没有反驳我,沉默了许久,她对干妈说:“妈,你告诉西山村的杨婶,她上次介绍的那门亲事,我同意了,如果对方没意见,过完春节就把婚事办了。”

   小秋的冷静让我一时不知所措,虽然大家都怀疑她是赌气,但没有人执意阻拦,大家都认为,不管怎样,总比她在外面胡混让人放心。

   结婚那天,小秋一直微笑着,可她的笑是那样的迁强,像是刻意在演戏。

   新人敬酒的时候,我紧盯着小秋说:“祝你一生幸福。”

  “四哥,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小秋回敬了一句,眼里饱含着泪光......

   那天我喝了许多酒,晚上躺在床上,我一直哼唱着小秋婚礼上的那首歌曲: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一边唱着,

       我的眼里满是泪花.....

 该电子书 网址:   http://1452240.qidian.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6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