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子钟啸

⊙ o ⊙ 思梦想、看《梦争》 ⊙ o ⊙

 
 
 

日志

 
 

【生活日记】病床上的日记(三十五)  

2011-07-29 10:44:34|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

    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

    随着响亮的起床号,我急步跑到操场参加早操,

   早操结束后,大家都来到了办公室,离早餐时间还有半小时,大家大多借着这难得的空隙,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

   新来的科长很平易近人,与我们拉起家常,显得像一位老大哥,吴干事顺口说起了我家窗户被撬的事。

   新来的科长显得很关心,说如果实在困难就把妻子和孩子接过来。

   我列举了自己小家搬过来的难处,没有住房,妻子没了工作,孩子没人照看。

   科长说:“今天交班的时候,我把这个情况向组织上反映一下,我相信总会有办法的。”

   科长的一席话,像一针强心剂,让我感觉到眼前一片光明。因为科长提到了组织的力量,就是在战场上,也会让人感到有无穷无尽的力量的,何况还只是个和平时期的生活困难。

   我似乎盼到了大救星,心中暗暗为能遇上新来的好科长而高兴,以至于平时觉得十分乏味的早餐,今天突然变得津津有味起来。

   上午操课的号声响过了,各级领导都要去参加各自的工作交班,我坐在办公室里耐心地等着,心里既紧张又幸福,科长说在交班会上要提出我的家庭生活困难。

   政治部交班结束了,科长回到宣传科办公室,他让我马上到主任的办公室去一趟,并说:“大胆地把自己的实际困难说出来,争取组织上的照顾。”

   喊了报告以后,我立正站到主任的办公桌前。

   “听你们科长说你们家进小偷了?”牛主任关切地问。

   “是,是上星期的事。”我想回答得详细、紧迫一些。

   “你有什么打算?”

   “我......我......我......”我真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打算,因为这么多天来,我一直在苦想着办法。

   牛主任又意味深长地说:“就说我们部队,几乎多数的已婚干部,都面临着实际的生活困难......”

   我不能再说什么了,因为一个军人是不能与祖国和人民讲条件的。

  “首长,我明白了,我们会努力克服困难的。”我响亮地回答着,心里似乎突然豁然开朗了许多。

   开改开放进入了攻坚阶段,全国人民都面临着重新就业的痛苦择抉,我们军人更应该体谅国家的难处,给身边群众做好样子。

   晚上,我给妻子打了电话,向她介绍了具体的情况。

   妻子沉默了,她一直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知道你很难做出选择,我只希望你想清楚三个小学生都会回答的问题:一是在一地生活好,还是两地生活好?二是迟过来好,还是早过来好?三是在小县城生活好,还是在沿海大城市生活好?”

   我知道这么多天来,我几乎要想爆了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其实就是因为:如同小学生算算术那样简单的道理,我们却人为地把它搞得过于复杂了。

   我跟妻子约定,再给她两个星期时间考虑,等月末我回家的时候就搬家,而且搬家只能有三天的时间。

   两个星期的时间是短暂的,又是漫长的!我知道妻子要在这两个星期的时间,做出人生最痛苦的选择。

   这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她不但要放弃自己的事业,还要远离亲人和朋友,而且要加入农民工的行列......这个帐她无论如何也是算不明白的。

   找到了军人,就似乎找到了光荣和自豪,可她怎么也弄不懂,自己却似乎越来越被人看不起,直到今天,除了拥有重病的我和幼小的儿子,她将变得一无所有。

   我们都沉默了,事情自然又摆到了丽的大姐那里,大姐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她一直在后悔当初自己没有狠下心来,极力阻拦这桩婚事,如果她坚决一点,生活中或许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难题。

  “你们看着办吧,日子都是你们自己选择的,你们怨不得别人。”大姐十分生气,也无可奈何。

    妻子的母亲去逝后,身为大姐,这么多年,她一直把这个小妹妹带在身边,每次走到外面,别人会说:“你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真是幸福!”

   每当这时,大姐脸上总是笑开了花,这些年,她在妻子身上投注了太多的精力,寄托了太多的希望,可她得到的回报,却只是太多的担忧和伤感。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显得太自私,一次次伤害着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来向人们展示自己的伟大和坚强,为此我常常感到深深地自责和惭愧。

   月末,我们还是决定让妻子办理停薪留职,举家搬迁到大连海边农村,加入农民工的行列。

   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结果,我想就是当初我不被挑选到新单位,生活也不至于落破到如此的地步,说到底还是自己舍不得脱下那身军装,还是为了圆了自己的梦想......

   搬家只有三天时间,我们的全部家当依然只有三个炮弹箱、一台电视、一个电视柜、一张结婚时战友送给我的铁架子床,唯一多出来的就是吃饭用的锅碗瓢盆。

   不到半天的功夫,我们就把东西收拾好了,我联系了一辆130半截子出租货车,明天一大早就装车出发。

   在这个小院子里,我们生活了近四年,虽然只有四年,却留下了太多的情感,太多的故事,一时间要离开它,我真有些难舍。

   我精心包装着两盆花,一盆是仙人棍,是一九九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在深山沟部队提干的那一天,我亲手种下的。

   这盆花跟着我风风雨雨,一直坚强地挺立着,那年刚结婚冒雨搬家的时候,它从卡车上掉在地上,花盆都打碎了,可大雨停了,它又活了下来。

   到了这个出租屋,每当到了冬天,只有半间小屋里有火炕,因为仙人棍太大,又有刺,所以不能放在火炕上,只能放在没有暖气的大屋里。

   每年冬天,它都要被冻得奄奄一息,可春天一到,它又精神抖搂地傲然挺立起来。

   渐渐地,我不光是喜欢它,而是敬仰它了,那盆仙人棍其实一点也不漂亮,一幅千穿百孔的模样,可我就是敬佩它坚强的品质,它不会因为没有时间为它浇水施肥,而抱怨生活的不公,也不会因为生长环境的恶劣,而放弃生长的希望,无论在什么时候,它都是傲然地挺立着。

   另一盆是仙人球,是一九九二年冬天,我的同乡战友从湖北老家给我带到部队的,每当我思念故乡和亲人的时候,就会久久地守望着它。

   晚上,王哥和嫂子做了许多好吃的,我们兄弟俩又像往常一样喝着酒,划起了拳。

  “兄弟,搬过去,也能相互有个照应,如果生活不习惯就回来,这里是你们永久的家。”王哥极力把话说得轻松一些。

  “你别想着美事了,这辈子你也别想甩掉我,我们逢年过节都得回来的。”我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着。

   “这还赖上了。”王哥和嫂子都笑着,眼里却是满眼的眼花。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王哥装好了车,丽的大姐迟迟才来到小院,我知道昨晚对于她,必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好了,大家都去忙吧,我们也该上路了。”我极力劝慰着大家。

   王哥再也忍不住,抱着我们的儿子亲了又亲。最后还是忍不住,难舍地痛哭起来。

   一个男人,一个生活中坚强的男人,哭起来那种真情,是让人无法抗拒的,我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串地流了下来。

   我赶紧把妻子和儿子扶上了车,接着自己也跟着爬上去,头也不敢回地出发了。

   坐在货车上,不知为什么,我心里一直在默默地流泪,就像当兵那会,远离故乡和亲人一样,一路上只知道流泪,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由自主地流泪。

   整整一天,我们坐在车上都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刚发车的时候,儿子觉得外面的世界很新鲜,一个劲地问个不停,我们也只是随意地回应了几句,后来儿子觉得没意思,自己独自睡着了。

   一直到晚上八点钟,车才开到目的地。

   吴山在部队帮助找来几位好朋友卸完了车,我们打发好了司机,货车随后也走了。

   我们一家三口人坐在荒凉的出租屋里,心中一时间涌起一丝悲凉,这里的居民,我们一个也不认识,就连临时借用一把铁锹,也不知向谁开口。

   海边渔村缺淡水,用贵如油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那时还没有通自来水,傍晚让出租车从市内捎回来一塑料桶淡水,需要五元钱。

   所以晚上就是想向别人借点水来洗洗手,也是那样的困难。最后用没有喝完的矿泉水弄湿了毛巾,擦了一下脸和手,然后吃了点面包,支起了铁床,决定先过了劳累而艰苦的今天,明天再去开创崭新的生活。

   那一晚,我睡得很香,很香,因为身边终于又躺着了妻子和儿子,不管生活有多苦、多难,只要能和真心相爱的人相守在一起,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该电子书网址:http://1452240.qidian.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98)|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