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子钟啸

⊙ o ⊙ 思梦想、看《梦争》 ⊙ o ⊙

 
 
 

日志

 
 

【生活日记】病床上的日记(四十)  

2012-01-05 12:46:03|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集体采访结束后,

   我们按照各自的分工,

   认真地起草完了先进人物简要事迹材料上报上级参加评选。

   最后,由我负责起草的宋归兴被确定参加上级先进事迹报告团,到所属部队巡回报告。

   所以按照上级的通知要求,我必须还要深入基层部队,重新详细采访挖掘他的先进事迹。

   这一次,我要按照领导的指示,打上背包像每年一次的机关干部下基层部队蹲点当兵一样,专门住到某团四营,近距离地观察和了解宋归兴的工作和生活,写出真实感人的事迹材料来。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知道这一次,我但负的任务更特殊了,下部队之前,政治部牛主任特意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说一定要总结出高质量的事迹材料来,因为全基地的官兵都要学习他,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光荣,也是我们全师的光荣。

   虽然我的心里或多或少还有些不情愿,因为第一次采访在心里留下的阴影还没有散去,这一次又要我独自一人住到营里去,还要呆上一个月,想起来的心里都有些不愉快,可这是我的工作,不仅要坚决完成,还一定要确保出精品,我是没有半点权力去讨价还价的。

   直到今天,我依然觉得,那一个月的采访生活是我终身也难以忘记的军营生活,我不禁要向这些可亲可爱的战士们致以最崇高的军礼,每当我想起他们,我总是心潮起伏,我为今生还能与他们成为战友并肩战斗而倍感光荣和自豪。

   住在营里的第一夜,我就失眼了,四营的营房一半住着官兵,一半租给了打工人员,夜间又是婴儿哭,又是大人吵,整个营房安静不下来。

营区的旁边就是歌厅和饭店,一边是灯红酒绿,一边却让我们的战士过着红军时期的艰苦生活。

   我非常奇怪地问宋营长这是怎么回事,宋营长一脸的无奈,解释说:一个军的破大院,所有的营房都是日俄战争时期留下来的,供暖、用水、用电都无法正常保障,按规定各种经费只能按人头下拨,可团里硬要养活一个军的破大院,赶上执行任务,官兵们还要住到野外站点,那个艰苦更不用说了……

   我鄂然了,在改革开放的滨海城市,竞然还驻守着这样的部队,简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在某团四营的第一夜,我一直没能合眼,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竞然还驻着有这样艰苦的部队,与农民工混住在一起的特殊部队。

   第二天起床后,我悄悄地到各班宿舍走了一遍,官兵的宿舍里摆满了脸盆,是用来接漏雨用的。

   因为屋里太潮,墙上长满了白毛,天晴时战士们得赶紧把被子凉晒到外面,所以想像中的内务卫生像豆腐块一样,也根本实现不了。

   屋里没有厕所,因为水管里没有水,官兵们只能跑到很远的旱厕去方便,全营的营产营具没有一件是新的,就连营部的报架也是七十年代的木头报架,很难想像得出他们能从哪里挤出一顿饭钱来。

   我为自己而羞愧,为自己这些天来,因为第一次到部队来采访,没能吃上一顿好饭而报怨,心里倍感羞愧。

   我也着实被眼前真实的景象所震惊,官兵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和生活着。

   有一天吃过晚饭后,我和教导员田君一起散步,第一次开始走进他的内心世界。

   他说:他其实非常反感上级机关来人,就说政工费吧!说是供官兵们用的,可营里却一分钱也拿不到,连营里的旧彩电都坏了快半个月了,连一点维修经费申请几次了也得不到解决,三年了文体器材也没能配发到基层连队……

   田教导员把内心的怨气一股脑地发了出来,说心里话,如果不是站在一个基层领导干部的位置上讲这些话,我一点也不会怪他的,有些现象确实非常令人气愤,可他毕竟是一名政治教导员,如果只会用牢骚来发泄心中的不满,那谁又来做官兵们的思想工作呢?全营又怎样形成凝具力和战斗力呢?

   后来我打听了一下他的基本情况,他原是汽车连的一名专业军士,任务是开车当司机,转干后改做了政治指导员工作,刚到营里任政治副教导员。可以说他对政治工作几乎是一窍不通,所以他经常把做人与育人、当兵与当官搞混淆了。

   在这个部队,政工干部缺得出奇,本单位的干部不愿意做政治工作,外调来的干部又不愿留在这样艰苦的单位,久而久之,这个单位的政治工作薄弱得已经没法再薄弱了。

   我们这一批从外单位选调来的干部,说是为了弥补政工干部不足的现状,可实际上调进来的干部真正懂政治工作的却只是很少的几个,大部分都是管钱管物的干部,在老部队解散的时候,只有政工干部最吃香,各部队争抢着要,只有管钱管物的干部无人问津,可调到这个部队后才发现,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优秀的政工干部,就是留下来了,有的后来也改行做了其它工作。

   有的时候我真的感到十分的痛心,就在原部队解散前夕,各单位纷纷到我们师去抢政工人才,那阵子我刚以“我是如何对待生活逆流的”为题,做了巡回事迹报告。记得政治部副主任筹备报告团的时候,几乎听一遍流一次眼泪,他非常爱自己的战士,也难舍自己的战友。

   那段时间,师政委的办公室门前每天都要站着十来个政工干部,就等着他签字以后到别的单位去报到。

   有一天,在首长交班会上,政委说从现在开始,一个政工干部也不能放了。刚交完班,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我们这群他昔日最喜爱的部下,瞪着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其中还有他的秘书,他哭了,第一次当着这么多的部属哭了。

   “你们这哪里是来求我?简直就是来要我的命来了,我从当主任开始一个一个培养你们,好不容易你们能够独挡一面了,又一个个要飞走了,你们谁考虑过我的感受了……”

   我们纷纷低下了头,说心里话,如果不是部队解散,我们说什么也舍不得离开自己的战友,舍不得离开自己的部队……

   我无心回忆自己心中那段酸醋的感受,我只想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小平同志曾总结说,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最大的失误就是忽视了思想教育工作,可如今连做这项工作的人,同样还是得不到重用和爱护,相反那些管钱管物的干部却成了领导干部眼中的红人,这样还怎样去谈风气的好坏呢?

   记得有一次在政治工作研讨会上,我讲了一番自己的切身感爱:我说部队共有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四大机关,我军成立之初,后勤部和装备部都属于后勤部,直到上世纪未发生了海弯战争,才提出了现代科技强军的概念,专门成立了装备部来重点发展装备。

   可在实际工作中,政治工作的地位却不知不觉地降低了,在人们心中四大机关似乎成了平行的关系,有的时候后勤部和装备部机关的同志下基层,待遇要比司令部和政治部的同志高出许多,原因就是他们手中管着钱和物。

   大家很少能坐下来想一下,司令部和政治部才是真正的指挥机关,要比其它两个机关高出一级,我军在成立之初就为了防止腐败,制定了许多科学管理制度,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人们似乎已淡忘了这一切。

   在政治机关里设有组织、宣传、保卫、干部、群众等部门,我总认为:在一个单位重点培养启用组织和宣传干部的,那是这个单位的领导想干出一点政绩出来,如果一天到晚总盯着干部部门去做文章的,这个单位就一定会存在着不正之风……

   这些也只能算是我自己个人的一点工作感受,也经不起细推敲,所以同田教导员散步回来,在营部宿舍里我独自一人想了许多许多……

   第二天天不见亮,营长宋归兴就来到了营里,我睁开朦胧的双眼,奇怪地问他要干什么?宋营长说:今天各营干部要到野外站点去看自己的官兵,吃完早饭后统一坐团里派的大牵引车出发,晚上再统一坐这台车回来,他必须赶早把野外站点官兵要带的东西全部准备好……

   宋营长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清单认真地清点起来:十个本子、两摞家信、一捆报纸、几副扑克、几双鞋垫……

   看着眼前的宋营长,我几乎傻了一样,心里想着,这是干啥去?是执行任务还是去干啥?野外站点的战士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一骨碌起了床,决定要跟他们上野外站点去体验一下生活。

   宋营长面带难色地说:“上山太危险了,野外站点机关很少有同志上去过。”

  “你简直是说笑话,我们的战士在哪里,思想工作就要跟到哪里,哪能说战士天天都在那里生活,我们连上去一次也不敢的道理?”

   经不住我的坚持,宋营长向政治处请示以后,吃过早饭带上我跟车一起出发了。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古炮台山,虽然也座落在大连市的海边,可大牵引车开到山脚下也得二个多小时。

   牵引车厢里没有座位,大家都站着,扶着护栏,我问为什么不派客车去?宋营长笑了:“一会你就明白了,上野外站点大牵引车是大家唯一的交通工具,这种车耗油量特别大,每半个月团里只能集中派一次车。”

   到了山脚下,车停了下来,司机开始仔细检查车况,上山的时候行车需要前后加力,轮子还要加上防滑链,乘车的官兵忙着清理物品,还要随时做好跳车的准备。我按照宋营长的要求,认真地做起准备来,幸亏自己以前在野战部队当过兵,否则这阵式也有些吓人的。

   即使是有了很充分的思想准备,可我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上山根本就没有路,只是临时修了一条简易路,就是人走在上面依然还要害怕,何况是车行走在上面,四周全是悬崖峭壁,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经过一个小时的行车,大牵引车终于爬到了古炮台山的山顶。我跳下车瘫坐在草地上。宋营长却显得异常兴奋起来:“快!快!兄弟们,快来拿你们的东西......”

   随着他的喊声,从古炮台山顶的坑道时里跑出来二十多个官兵,象一群孩子一样围着宋营长:“营长,我的信带来了吗?我的鞋呢?我的本子呢……”

   我愣了,虽然宋营长向我介绍了一些情况,可我还是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站点长程飞走到近前:“营长,猪肉给我们带上来没有,我们已有一个月没有吃上肉了。”我问为什么?宋营长解释说:“山上没水没电,带一次肉只能吃一顿,大热天放一天肉就臭了。”

   匆匆地呆了半个小时,宋营长和其它的干部就要跟车下山了,他们一天要跑几个这样的野外站点。虽然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可他们宁愿自己一天不吃一顿饭,也绝对舍不得吃一口野外站点官兵的食物的。

   我提出在野外站点上住两天,宋营长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同意了,再三嘱咐站位长程飞,注意照顾一下我,然后跟着牵引车向下一个野外站点进发了。

   第一次到野外站点,我分分秒秒都是在受教育,我敢肯定直到现在,很少有一个新闻记者能亲身体验过那样艰难的生活。

   一下午的时间,大家都在忙着找一个感觉舒服一点的地方呆一会儿。那天天气特别炎热,坑道里呆不了,外面太阳又烤人,草丛里还有毒蛇,没办法只能坐在光滑的大石头上,看山下的美景,遇上风大的时候,连站都不能站,一不小心就会被风刮到山下,掉进海里。

   我刚当兵的时候,认真地读过《高山下的花环》,这本书把自卫反击战英雄们的形象刻进了人们的心田,人们最熟悉的艰苦的猫耳洞生活,可我却感觉到野外站点的生活,要比猫耳洞的生活还要艰苦许多。

   白天官兵们只能坐在山头的大石头上看大海,看山下改革开放沿海城市展现出的一片美景,晚上只能躺在漆黑的坑道里想心事,油机也只能开机二个小时,然后山上就是一片漆黑……

   在任务紧张的时候,他们常常要在山上住上大半年的时间……他们天天感受着贫富反差,却还要向亲友们炫耀自己在沿海城市当兵的消息,而实际上每天却过着极其艰苦的生活……可他们在简单的生活中仍然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却觉得已经是习惯了,也许他们从小就懂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本该是军人的优良品质……

   晚上睡觉的时候,程站位长让老班长王金银把铺让了出来,让他和新兵小华睡一被窝。小华开玩笑说:“班长睡觉打呼噜很有水平的。”

   王班长笑着说:“你小子忘恩负义,你刚到野外站点的时候,晚上不敢睡在这坑道的地上,非说怕蛇,还尿了几次床,后来非要挤到我的被窝里和我一起睡,现在胆子大了就得意了……”

  “那是刚来的时候,人家太小嘛……”

   小华的一席话引来坑道里一片笑声。

   我觉得这些战士是那样的可爱,

   这个部队长年担负着一些特殊的测量任务,战士们进住的全都是像这些艰苦的海岛临时野外站点,其艰苦的程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像。

   可多少年来,他们就是怀着对祖国、对人民的一片赤胆忠心,一次次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在野外站点生活的一星期,我深深地感受到:在这个部队基层的官兵为机关干部作出了表率,可爱的测量兵为多数的领导干部作出了表率……

   在这个部队工作生活了近十年,说实话我很少发现有团机关和师机关的干部能上野外站点去蹲点学习、体验生活的,更没有见到过团以上领导干部能同战士们一起睡一夜坑道的。

   我时常在想,我们的战士年龄都不是很大,可是他们却有着极其优良的品质,我们许多带兵干部还经常报怨如今独生子女兵不好带了,可就是不想一想身为带兵干部的自己,真正又做出了什么让自己引以为荣的政绩来呢?

   在基层部队体验了一个月的生活,尤其是在野外站点生活了一个星期,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振憾,我让这些可爱的测量兵们为我的人生上了生动的一课,身为一名共和国的军人,应该胸怀什么样的品质?在市场经济时代争做一名什么样的革命军人?这些平凡的测量兵给了我一个标准的答案。

                                     请看《病床上的日记》电子书

                                                   http://1452240.qidian.com

  评论这张
 
阅读(1495)| 评论(1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