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子钟啸

⊙ o ⊙ 思梦想、看《梦争》 ⊙ o ⊙

 
 
 

日志

 
 

【生活日记】病床上的日记(四十四)  

2012-05-29 11:16:39|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从妻子的老家回到了大连海边那个小渔村,一踏进那个租来的农家小院,心里就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仿佛回到这里真的就是回到了自己那温暖的小家,但当我们前脚刚进院,房主后脚就跟了进来,告诉我们说房租普遍都已经长了,所以,他决定每月的房租也要涨一百元。

   我满口答应下来,房主又对我说,村里的村民找他提意见了,说山沟里菜地旁边的那水井是那户村民自己花钱打的,专门用来浇菜地的,以后再不允许别人到他家井里去打水了。

 我问那我们吃水怎么办?房主说他也没有办法,今年雨水少,村里出车每天给本村的村民拉一车水,一户分两桶,外来的人口只能是自己想办法了。

   房主走了后,我们心里刚有的那点回家的感觉,就这样被赶到九霄云外去了,我不知道房主为什么会在我们刚回家的时候,就跑来催要房租,而且还要说涨房租,又说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去弄水吃,残酷的现实似乎又在提醒我们,自己原本就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穷光蛋。

   我于是赶忙想办法解决吃水的问题,最后才找到一位在市内出租小型货车的村民,他答应每天收工的时候,给我们家捎回来两桶水,但要收费拾圆钱。

   妻子很节约,一天两桶水,她愣是整整用了一个星期,每天下班的时候,她还要领着儿子用水壶从单位带一壶水回家,由于我们住的农家小院处在风口上,也很偏僻,平时海边风又非常的大,一遇到寒冷的冬天,农民工们这个时候也都回老家去了,这个小院子几乎天天寂静得有些叫人感到害怕。

 为了不让妻子和两岁的儿子害怕,我每天转三次公共汽车,才能回到那个本不属于自己的农家小院,那里有我的妻子,还有我们的小儿子。

   每当晚上九点多钟,我独自一人,坐着最后一班小公共汽车,心里想起自己孤苦伶仃的妻子和儿子,独守着那个本不属于我们的农家小院的时候,我的泪水就止不住流了下来,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深切地感受到自己欠妻子和儿子的太多太多了。

   儿子已经快三岁了,我们不能就让儿子在海边的小渔村里荒废了学业,到那时我们就是说出再美丽的借口,也会愧对于自己的良心的。

   有一天在同乡战友聚会的时候,在酒席间我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苦闷,同乡战友小驼听了后很是感动,说他可以帮助我一下。

   小驼俩口子是双军人,双军人的优势就在部队可以优先给分配住房,所以虽然他比我的职务还要低一些,但是他还是早我几年分到了自己的住房,房子虽然小了一些,是一室一厨的,可那必定是一个家,是我梦寐以求的安乐窝。

   可小驼说房子太小了,他打算和妻子租一个大一点的房子来住,就把自己的小房子租出去,考虑到我的家境比较困难可以先暂缓要我们的房租,等我经济稍宽裕一点再说。

   这个意外的喜讯竟然使我激动得一夜没有睡着觉,躺在炕上我仔细地跟妻子盘算着,一个月的房租用去了我一半的工资,还剩下一半的工资,再加上妻子打工挣一点钱,就可以够一家人的生活费和儿子上学的学费了。

   盘算了一晚上,我们决定搬到市里去,关键是孩子实在是耽误不起了,于是在我们紧张的准备下,我们匆匆地搬家了,搬家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依然是除了几个炮弹箱以外,再没有一件家具,幸好租房给我的战友家里有几件现成的家具,于是我决定还是把那几个从深山沟军营带出来的炮弹箱给扔了,因为扛着炮弹箱进城实在有些不好看,还不如用好一点的纸箱来装行李了。

   来到了军队家属院,我才发现自己与战友们的生活差距是那么的大,我还向妻子炫耀说自己已经结束了农民工的生活,从今天起就正式进驻城市了。

   等把家搬进城里后才发现,日子却过得更加艰难了,由于家境的贫寒,使我们在家属院里等同于家民工一样,甚至有些时候还不如那些常年住部队周围的农民工,但我却觉得心里还是舒畅了许多,因为我再也不用每天早出晚归地,花几个小时在路上了。

   大人们适应起新的生活环境来要快一点,可对于我们的小儿子来说就还要一个过程,儿子在海边渔村里的幼儿园里,与家民工的孩子们已经玩熟悉了,突然要他搬到了陌生的城市部队的幼儿园里,孩子一时感到无所适从,尤其是家庭贫困的孩子也很难一下子溶入一群家庭富裕的孩子当中,所以儿子几次吵着要回海边渔村的幼儿园里去。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更加对不住自己的儿子,我过早地把家庭的苦难让年幼的儿子来承担了,这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

   这一天,幼儿园的老师又给我打了电话,说我们的儿子睡午觉的时候把大便拉在了被子里,还不敢告诉老师,孩子的胆子太小了,要我到幼儿园把儿子接回家。

   我跑到幼儿园,把一大包行李和一身臭气的儿子抱回了家后,我问儿子为什么有厕所不上,却要拉在被子里,儿子说不敢说出来,别的小朋友总是笑话自己。

   我气得打了儿子两巴掌,然后流着泪说:“你从小就没有爷爷、奶奶和姥爷、姥爷,出生的时候父亲就险些死去了,你是在苦难中出生和成长起来的,你唯一的资本就是坚强和吃苦,不要找任何理由来为自己开脱。”

   儿子见我哭了,止住了哭声,静静地看着我,从此以后,幼儿园的老师竟然意外地再也没有给我打电话,也许幼小的儿子从来也没有看到过我这样伤心地哭过,所以不敢再惹我生气了,可是他哪里知道,我之所以那样伤心地流泪,正是因为自己心里觉得对儿子有太多的愧疚。

   妻子原本在海边村里的幼儿园里打工,这回搬进了市内,妻子凭着自己吃苦耐劳的素质到各个单位去应聘,最后考虑到孩子太小,自己又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干个体,当时大连市正探索向社会公开招聘居委会工作人员,但工资少得可怜,每月只有三佰陆拾圆钱,甚至比在海边渔村里的幼儿园打工的工资还低得多。

   晚上躺在床上,我苦苦地给妻子做着思想工作,我说我们本来就不是有钱人家出生,凭着自己的劳动来保障自己的生活,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妻子说担心在亲戚朋友们面前抬不起头来。

   我又劝妻子说:日子是过给自己来享受的,而不是过给别人来的看,在我苦心的劝说下,妻子终于打消了顾虑,当了一名居委会的“老大妈”。

   很快到了年底,我调了副营职,妻子也可以正常办理随军手续了,经办了很多复杂的手续,好不容易才把妻子和儿子的户口迁进了大连,接着又发生了一件烦心的事情。

   当时,国家为了照顾失业的随军家属,每月给失业的随军家属叁佰伍拾圆的生活补助,我们刚刚领了一个月就被告之,我的家属被别人举报了,说她明明有工作还要领失业补助,我再三向相关的领导解释,我妻子一月只有叁佰陆拾圆满的工资,但领导却说在制度面前人人平等。

   从领导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我的脚步非常的沉重,当兵这么多年,在部队机关里工作了这么多年,部队里的腐败现象我已经是非常的了解了,这时候我突然发现领导讲起话来显得是那样的滑稽,明明他在被地里拼命地捞钱,可在部署面前却堂而皇之地说要坚持原则,明明许多随军家属甚至还在事业单位上班,也同样拿着失业补助,可我的家属明明就是失业了,就因为还在外面打工就被停了失业补助。

   晚上,我和妻子谈起了这件事情,妻子又委屈地哭了起来,说如果这样自己每月就等于挣拾圆钱的工资,却还要在别人面前感到非常的自豪,这算什么事情?

   我苦笑了一下无可奈何地说:“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了一个残酷而又现实的问题,不管是计划经济时代,还是市场经济时代,如果不能做到公平、公正地合理分配,就会导致贪污腐败行为盛行,分配不公现象的频繁出现,就会导致社会矛盾日益的突出,等到这种社会矛盾到了国家已经无法调控的时候,那么这个国家就将变得非常的危险了。

                    《病床是的日记》电子书:http://1452240.qidian.com

  评论这张
 
阅读(1171)|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