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子钟啸

⊙ o ⊙ 思梦想、看《梦争》 ⊙ o ⊙

 
 
 

日志

 
 

【原创小说】人性的人(01集上)  

2013-03-19 14:22:5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憨、李孝军、汪国发这三个小伙子是打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后来在村子里的小学一起上小学,又到乡里上初中,初中毕业后三个人才自奔东西了。

   唐憨留在村里开始修理地球,李孝军到县城里上了师范学校,汪国发在乡里的酒场里上班,他们虽然分开了,但每逢过年他们都要聚集到一起,痛痛快快地玩一回,这一天他们又相聚了。

   “还是李孝军这个狗儿的有福气,如今都混到县城成了城里人了!汪国发也快混个吃商品粮的了,打小你们都是让老子撑腰的,如今却都爬到老子头上去了,上哪去讲这个理?”唐憨猛喝了一大口白酒,难受得咧了歪了嘴。

   在三个人当中,唐憨的年龄最大,所以就以大哥的身份自居,汪国发年龄最小,但平时吃得饭全长了心眼,李孝军天生就是一个寒酸的穷书生相,不像是农村人,但却总也摆脱农村人那些特性。

   “憨子,你想不想去当兵?俺叔伯大爷在乡上的武装部里混得很熟,用不用俺帮你找俺叔说一声?”

   汪国发用有些得意的口气说道。

   唐憨这时候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说起话来味道也变了:“你小子,少在这里装大尾巴狼,你那大爷也是个牛皮精,我想去当县长,他能办成不?”

   汪国发脸变得通红,不知是让酒精熏的,还是让唐憨的话气的,他重重地放下手中的酒杯说:

  “你小子就是狗眼看人低,俺明天就去找大爷,只怕你不敢去当这个兵。”

   唐憨不屑一顾:“谁要是不敢去,就是你孙子。”

   唐憨和汪国发一边喝着酒一边吵着架,农村人就是这个样子,一个斗嘴的话题就能当一顿下酒菜。

   李孝军觉得有些烦,总觉得农村人就是闲得无聊,一点芝麻大的小事却纠缠得没完没了,他一回头,看见唐憨的父亲正在院子里喂毛驴,就起身走了出去。

  “大伯,有需要帮忙的吗?”

   军子,你去喝酒吧!这点活是随手就干干的事,犯不上粘你的手。

   李孝军闪到一边,他想上前去搭把手,可又不知道能干点啥,农村人与农具、农活都显得那么默契,默契得天衣无缝,让人看起来就像是一种享受。

  “大伯,憨子他说他想去当兵,家里走得开吗?”

   唐憨爹一边往驴槽里添着饲料,一边叼着旱烟袋,漫不经心地说:

   “就他那德行,人家队伍里能要?他也就是在家闲嘎巴嘴吧!”

   李孝军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这笑别人很难察觉到,只有李孝军心里清楚,他每次遇到两个伙伴争吵的时候,就盼着能有一个人站出来狠狠地骂他们几句,但是他知道这个人绝不能是自己,否则自己就会成为两人的出气筒,被骂得狗血喷头,李孝军心里想着,嘴上却不由自主地说道:

   “憨子身体壮实,是块当兵的料。”

   “那么多的后生,咋能轮上憨子呢?”

   “国发说他叔伯大爷认识乡武装部的人,也许能帮上点忙。”

   憨子爹磕了磕烟袋锅子,不经意地说道:“国发他大爷说起来还是我的同学呢?那老小子就长了一张含糖的嘴,家里面来了客,不吃饭也能送出二里地去,就靠这张嘴,人家就发达了。”

   一旁抱着孙子的憨子娘接过了话茬:“人家那叫能耐,哪像你一秆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吃不上葡萄还要说葡萄酸。”

   憨子爹气呼呼地在驴槽上使劲磕了几下烟袋锅子,嘴里嘟囔着说:

  “你这个老娘们,平时就知道下崽子,家里一群的娃,添一张嘴就得扒老子一层皮,老子成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哪有闲心去舔别人的屁股?”

  “是我要生这么多的吗?人家书上都说了,生孩子是老爷们与老娘们搭伙的事,不要想快活的时候就像个疯子,快活够了,提起裤子来就不认帐了。

   憨子爹气得怒目圆睁。

   见此情景,李孝军连忙把话题岔开以后,重新回到了酒桌旁边。

   这时候的唐憨和汪国发都有了几分醉意,在酒精的麻醉下,两人由刚开始的慢声细语喝到豪言壮语,又到了胡言乱语,眼见着就要变成默默无语了。

   看见天色渐晚,李孝军摇了摇唐憨大声说道:

   “憨子,天快黑了,快套上驴车把我们送回去吧!”

   一连摇了好几下,唐憨都没有一点反映,这时屋外的唐憨爹听见了喊声,推开门露出半个身子来说:

  “还是俺来送你们吧!这小子喝得舞迷三倒的,他赶车不把你们拉进沟里去才怪呢?”

   李孝军顺手从土炕上抱起一床被子,同时掺扶起汪国发就往外边走,唐憨在炕上翻了一下身,嘴里含糊其辞地说道:

   “你……你小子别忘了,咱俩……打的赌。”

   来到屋外,严冬里的寒意使汪国发猛地打了几个冷战,头脑也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唐憨的话似乎还在他耳边回响着,汪国发回头冲着屋里大声说道:

   “忘不了,你小子就等着吧!”

   第二天都到中午了,汪国发才起了床,他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又想起了与唐憨打的酒官司,他狠狠地捶了自己的脑袋一下,都说酒多误事,想不到昨天自己在酒桌上吹了一通牛皮,竟然为自己惹来了一身骚,如果说酒桌上说的话就当作没说一样,可明明自己昨天与唐憨又是赌咒,又是起誓,咋能说忘就忘呢?要说躲着不露面吧!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三个人,死了也断不了来往。

   一边想着汪国发一边起了床。

  “傻小子,娘都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吃酒席一定要多吃菜少喝酒,你偏不听,这倒好,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了,人还遭这么大的罪,这是何苦呢?”听见汪国发起床了,他的娘在外屋不停地絮叨着。

   汪国发洗完了脸,一边吃着饭一边说:“行了,能不能少磨叽两句?赶快把我前两天从酒厂带回来的那壶好酒准备好,一会我得给叔伯大爷拜年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汪国发已经坐在他叔伯大爷家里了,汪国发知道这位大爷的脾气,平时最喜欢别人给他戴高帽子,所以汪国发就一个劲地往大爷的耳朵中灌溜须的话儿,汪国发的叔伯大爷乐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习惯性地用那种很高雅的动作品了几口泡茶,得意地说道:

   “国发,咱们都是实在亲戚,以后有什么事就说话。”

   汪国发见时机已到,连忙话锋一转说道:“昨天我与要好的几个同学喝酒来着,他们说起了要当兵,我就随嘴说您与乡武装的人很熟,不想同学们说我是在吹牛……”

   “你小子这叫没事找事,同学们聚一聚,说两句酒话,何必当真呢?”汪国发的大爷尽量显得无所谓一样。

   汪国发还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接着说:“我就是觉得这口气咽不下,最后才与同学打起了赌……”

   汪国发这一通激将法真的是派上了用场,按照他的经验,先来一通甜言蜜语,然后再挑拨离间式地引导一下,自己的目的基本上就能实现了,汪国发平时非常得意自己比常人的智商都要高出许多,他身边的人都说他是块蜂窝煤,浑身长满了心眼子,要说汪国发的这些心眼子,全部是他的爹精心传授的,就因为他的爹精明过人,所以汪国发也就智商超群了。

   不出汪国发所料,叔伯大爷满口答应下来,过完了春节就开始运作找关系参军的事。

   转眼的功夫,就到了一年一度征兵的日子,那时候社会上流行抱铁饭碗热潮,农村娃都想把当兵作为一块跳板来跳出农门,城里的待业青年们都想当兵退伍后能安排一份好工作,所以参军就如同高考一样,层层都需要找关系。

    一天汪国发的叔伯大爷来到了汪国发上班的酒厂,告诉汪国发要再弄两桶好酒去打点关系,又过了两天就告诉说托关系的人已经找好了,要唐憨想法直接给那位乡干部家送两桶好酒答谢一下。

   在那年月里,送礼大多数只局限于送点烟和酒,人们大多都讲究一个礼上往来,平时里嘴甜一点、腿勤一点、再施以小恩小惠,这就是搞人际关系之道,汪国发在这方面是尝到了不少甜头的,听说从他太爷那辈起就是开米行的,解放前汪国发的爹还做过很长时间的生意,直到后来解放了,国家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汪国发的爹才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汪国发爹骨子里就有生意人的那股子精明劲,而且还一直不忘把这种生存的本领传授给自己最得意的孩子,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汪国发,熟悉的人都说汪国发就是他爹的一个影子。

   办事就得送礼,这似乎已经成了天经地仪的事情,但新中国刚成立的那些年,领导干部的风气问题抓得特别紧,动不动犯了错误的领导干部,就要被群众送上批斗大会批评教育,人们都公认烟酒不分家的说法,所以相互之间送点烟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汪国发为此找到唐憨,向他转达了自己叔伯大爷的话,唐憨说自己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汪国发一眼扫见门口的那头毛驴已经下了崽了,顺嘴就说:

   “你可以用驴崽子换几桶酒给那个乡干部送过去。”

   “能换吗?”

   “包在我身上了。”

   汪国发习惯用做买卖的思维,来处理生活中遇到的一切难题,驴崽子变成了白酒以后,送给了那位乡干部,没过几天消息就传回来了,唐憨当兵的事情办成了。

   吃饭的时候汪国发说起了这件事情,他的爹愣了一下接着说:

   “给别人帮成了大忙,自己却吃了一个哑巴亏。”

   “我不在乡酒厂上班吗?也不想去当兵能吃什么亏?”

   “你这个猪脑袋,能不能长点眼力劲,你现在只是酒场里的一个临时工,当几年兵回来不就能转正了吗?”

   “可我明明是给憨子办的事,也没有考虑到自己呀?”汪国发有些为难。

   “你小子还是太嫩了,办事的各种关口都打通了,轻车熟路的,再说招兵的名额都要分下来了,酒厂的后生们几乎全是正式工了,谁会想着和你去争?干脆你就舍出两个月的工资,大不了再买两桶酒去活动一下。”

   汪国发对自己的父亲的话还是蛮在意的,打小他就知道自己的父亲头脑儿灵活,何况现在父亲说的话也很在理,时间不等人,他说做就做,容不下太多思考的时间了,在紧锣密鼓的忙活中,汪国发总算是硬挤进去,也弄了一个参军的名额。

   等把新军装领到了家,小山村里沸腾了,也难怪打新中国成立这直到今天,这个小山村里还是第一次有三个娃同时入伍的,除了李憨和汪国发,李孝军竟然也无声无息地当上了兵,一时间整个小山村比过年还要热闹。

   村里请来了乡里的放映队,在村里放了三晚上的电影,三家轮着请老少爷们喝酒,没办法农村人就图个热闹,遇上一点大事小情就能请客,送上十几个鸡蛋就能去蹭上一顿饭。

   这回唐憨、汪国发和李孝军在村子里着实是火了一把,三个人穿着新领的军装,轮着到各家去喝酒,每次喝多了李憨都要得意地大声喊道,现在他们三个人都是一样的了,似乎以前那种县里的、乡里的、村里的等级已经不存在了。

   汪国发不止一次地说:“没想到李孝军居然也当兵了,事情也真是凑巧了!”

   “每个人都是在为自己的生存而忙碌着,我师范学校刚毕业却被分配到了一个村的小学去教书,娘找县里的亲戚想办法了,亲戚说不行就先去当两年兵,回来就能分到县里的学校去教书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娘说当两年兵其实也很划算的,至少还能吃几年细粮。”李孝军这几天反复在向别人解释着。

   李憨心里的的确确是高兴,而汪国发和李孝军或多或少还有点失意的感觉,反正三个人说着不同的话,想着不同的心事,盘算着自己不同的打算。

   “我看咱哥们还得来一个约定,以后不管是干什么,有条件咱们春节必须要聚一次!”在最后的一次喝酒时,李孝军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李憨傻傻地笑着说:“只要是咱们不死,咱们就得聚会,至少咱们的根儿还在这里呢!”

   汪国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来!为了咱哥几个的这个约定,咱们就干了这杯酒!”

……

   县里的新兵们集合那天,李憨、汪国发和李孝军突然发现,他们三个人竟然被分到了同一个部队,接兵的干部告诉他们,他们要去的是同一个野战军,也就是说他们顶多也就和在同一个县里生活一样,三个人对县里的生活还是很熟悉的,心想着外面的世界也就和县里差不了多少。

   当县里的送兵车把他们送到了市里,市里的送兵干部又把他们送上了他们从来也没有坐过的火车的时候,他们有些傻眼了,因为他们所经历的事情,自己以前连想也没有想到过。

   一声汽笛的长鸣,载着三个农村娃的火车从启动到飞奔起来,看着车窗外面向后飞驰城市,三个人突然有了一种无法掌控自己生活的感觉,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以前把生活想得似乎太简单了一些!

            《人性的人》电子书网址:http://2660719.qidian.com

  评论这张
 
阅读(156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